大連思耐科技有限公司,數年網站設計制作經驗,深受廣大客戶贊譽,思耐科技希望與您合作,期待共贏。
地址:大連市甘井子區榆林街34號
手機:13889670678
電話:0411- 84687060
網址: ww.dlsnail.com?
Q Q:174010637
聯系人:胡先生
行業動態
大連網站制作-獨立電影又找到了新的“出路”
發布人:管理員       ?發布時間:2020/5/9           返 回

 兩年內,有兩萬四千人參加了紀錄片《出·路》的線下點映。導演鄭瓊借了 25 萬做后期,目前還欠著 15 萬,她希望能夠通過線上宣發,帶來一些票房的回收,幫她還掉剩下的欠款。

《礦民、馬夫、塵肺病》可能是近一個月被討論最多的紀錄片之一。

這部原本不太起眼的電影走紅,始于 3 月中旬導演蔣能杰在豆瓣私信片源,隨后意外因網友的一句“獨立電影人太慘了”而獲得關注。量變引發質變,在此前蔣能杰與刺猬公社(ID:ciweigongshe)的對談中,他坦言自己遇到了“十年從未有過的贊譽和曝光”。

豆瓣目前已有1. 9 萬看過,7. 2 萬標記想看

蔣能杰開啟了電影的新上映方式——“網盤上映”。 4 月 1 日,百度網盤官方微博發布紀錄片鏈接,表示提供版權保護和曝光支持,并歡迎更多小眾電影人來“網盤上映”。

“這是一種最不體面也最慘烈的傳播方式。”大象點映創始人兼CEO吳飛躍這樣評價。

在吳飛躍看來,“網盤上映”完全放棄了通過影片發行回收成本的可能,但從另一個角度,在嘗試了其他渠道且上映依然無望的前提下,通過讓人“震驚”的方式讓影片得以傳播、盡可能地釋放影片價值,未嘗不是在當前環境下,獨立導演可能想到的最好的傳播方式。

在艱難的生存環境下,有一部獨立紀錄片卻“逆流而上”,脫離“野路子”,回歸“正途”。

4 月 30 日,由大象點映發行的紀錄片《出·路》在貓眼平臺上線。影片單價6. 9 元, 2 人拼團價4. 9 元,有效觀看期為 7 天。

在貓眼App,電影的 15 分鐘試看片段在一周內突破 8 萬次播放;在相關公眾號文章評論區,有網友滿心期待電影上映,“想看《出·路》兩年了,一直沒有機會在我所在的城市看到點映”;借由 5 月 1 日《出·路》的特邀嘉賓線上分享活動,上千位觀眾加入活動微信群參與線上交流,至今還有不少觀眾自發地交流影片相關話題。

這次嘗試,能為陷于商業化困境的獨立電影找到新出路嗎?

為《出·路》尋找出路

甘肅會寧,山村女孩馬百娟坐在山包上讀作文,說長大要去北京上大學,下課后,她要走很遠的盤山路,牽著毛驢翻山越嶺去收糜谷;湖北咸寧,小鎮復讀生徐佳坐在復習資料堆成的書山后面,他帶著已故父親的遺愿,準備迎接第三次高考;首都北京, 17 歲的袁晗寒從央美附中退學了,她想做藝術裝置、排話劇、后來還開了一間酒吧,剩下的時間,她用來準備國外藝術學校的申請。

6 年后,袁晗寒去了德國留學,后來開了一家藝術投資公司;徐佳考上了湖北工業大學,畢業后留在武漢結婚;馬百娟輟學后不久嫁給了表哥,現在在她哥哥當年工作的陶瓷廠上班。

山村輟學女孩,小鎮高考復讀生,都市叛逆少女,三個階段,三種人生,三個階層的縮影。導演鄭瓊花了 6 年時間,從 2009 到 2015 年,跟拍了三個不同家庭出身的孩子,最終完成了紀錄片《出·路》。

紀錄片拍的也是導演“自己”——曾像馬百娟那樣,從小在湖北農村長大;三次高考落榜,沒能考上大學,仿佛被整個社會體系拋棄;再后來,到北京打拼,一門心思想要找到出路……

在拍攝《出·路》時,鄭瓊“一分錢預算都沒有”。當時顧茲曼的一句話對她觸動很大,“一個國家沒有紀錄片就好像一個家庭沒有相冊”,她希望借由這部影片表達一種“融合”,告訴觀眾,唯一的出路是“打破成功學、社會、權力文化帶給你的所有枷鎖”。

由于資金緊張、題材敏感、難在院線上映,《礦民、馬夫和塵肺病》的拍攝素材曾擱置了一年;和蔣能杰遇到的困境相似,由于缺少發行渠道,《出·路》成片后擱置了兩年。

鄭瓊找到大象點映時,已經計劃去各個書店免費放映,她的訴求僅僅是“被看見”,“哪怕只能放二三十場,也行”。

2018 年 6 月高考后,大象點映通過平臺實驗一年的點映機制,在全國發起了《出·路》的點映活動,影片在當時引發現象級討論。

大連做網站據統計,兩年期間,平臺共成功組織 419 場《出·路》專場,大多由中小學的老師家長發起,不少大學老師還在課堂上給學生推薦過影片;在第一輪的幾十場點映后,《出·路》就獲得了大量媒體、自媒體關注,其中僅視頻媒體一條的導演采訪短片在微博播放量就到達 2500 萬。

 關閉
青海体彩十一选五奖金